点击关闭

家庭孩子-张宪认为:这是对妻子平日带娃的“补充-高平新闻

  • 时间:

端火锅泼妻子同学

對於當前的生活困局,鄭楠想改變卻無能為力,她苦笑着說:「我們家有兩個寶寶,一個是正在發育成長的小寶,一個是心智不全的大寶!」

「老公除了給錢,幾乎啥都不幹!」28歲的小學女教師鄭楠對丈夫一肚子怨氣。她是班主任,上班早出晚歸,下了班第一時間要去接暫放在託管機構的娃娃,然後回家給娃做飯。在房地產公司工作的丈夫孫敏經常加班,一進家門就往沙發上「葛優躺」,掏出手機刷視頻,兩個多小時都不挪窩。「不管孩子哭了還是餓了,他自『巋然不動』。」

在南京一家公司工作的周明明並不認同。他說,哪怕工作再忙,晚上都儘可能會早點回家陪兒子,輔導作業,「平日能推的應酬盡量推掉,周末兩天雷打不動給孩子。」但妻子雖然肯定他帶娃的積極性,卻沒有足夠的耐心讓他探索,「算了,你這個都不會!」「這麼教不對,還是我來教吧。」周明明說,之所以出現所謂「喪偶式帶娃」現象,妻子也負有一定責任,她們普遍對父親帶娃不認同、不放心,常常一邊抱怨着,一邊又更願意親力親為。

7月底8月初,大學教師張憲準備帶著兒子到河南、陝西自駕游一圈,看一看兒子此前只在書中看到的龍門石窟和兵馬俑。張憲認為這是對妻子平日帶娃的「補充」。在他看來,家庭教育中父親和母親應充分發揮彼此特長,「我平時工作忙,是妻子在主抓孩子的作業。放暑假了,帶娃的重任就交給我了。」張憲說,帶孩子多看看名山大川,名勝古迹,在行走探訪中學習,也是一種有效的教育方式。

張亮、劉畊宏、鄒市明……《爸爸去哪兒》等親子類真人秀節目中呈現的「好爸爸」人設令人羡慕,但現實中的「爸爸」卻大多令妻子不滿。半夜,一位年輕媽媽在朋友圈分享一段心得:「凌晨兩點,睡在左邊的寶寶哭醒了,連忙抱着哄。右邊的那頭鼾聲如雷,狠狠地踹上兩腳……」

中國江蘇網訊 「我還活得好好的,可我老婆卻說她『喪偶』了。」舉着手機,32歲的IT從業者張文柏苦笑着對記者說。手機屏幕上,是張文柏與妻子的微信對話,「你看,她剛剛又給我發來推送文,標題是《喪偶式帶娃的女人,分分鐘在崩潰邊緣》。」妻子小菲給丈夫發這樣的「吐槽」文,已是這個月的第三次了,這讓張文柏這位「碼農」頗感委屈:「工作太忙,加班太多,哪有時間管小孩?」

「媽媽們在教育這件事上表現得更為焦慮,常常出入各種家長群,為孩子的作業、補習操心,這時,爸爸們應多擔負一點陪做作業之外的教育責任,以解決家庭教育中的困境。」張文柏說。 記者 于 鋒

熱詞「喪偶式帶娃」正在網絡上蔓延,埋怨的妻子,哭鬧的孩子,埋頭玩手機的父親,每個夜晚,很多家庭的客廳里上演着這樣的生活圖景。「巨嬰爸爸」,年輕的父親們被憤怒的妻子貼上了標籤。

和「理直氣壯」的孫敏不同,張文柏面對妻子小菲時更多的是無奈和歉疚,他不認為自己是「巨嬰爸爸」,但妻子的的確確是在「喪偶式帶娃」。

但爸爸們在家庭教育中真的無所作為,「喪偶式帶娃」已成為一種現象了么?

一回家就當「甩手掌柜」的孫敏對「巨嬰爸爸」的標籤很不服氣:「家庭不就應該是『男主外,女主內』嗎?我在外面負責賺錢,你在家裡負責帶娃,分工合理明確。再說了,我忙了一天,回到家玩一會兒放鬆一下過分嗎?」孫敏力圖從收入的角度解釋他對家庭責任的擔當:「我賺的錢是妻子的三倍,工資獎金都上交,給娃娃買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還要我怎樣?」

每天早上七點,家住南京江北的張文柏就要出門趕地鐵,花上一個多小時到達位於雨花台區的公司。「準時下班?不存在的, 幾乎每天都要加班,等回到家時寶寶都睡了,你叫我怎麼帶娃?」張文柏說,從周一到周五,他見到的幾乎都是「睡着的女兒」,只有到周末才能陪孩子,「但這樣的生活方式暫時還得持續,畢竟還有一大堆車貸房貸等着我去還。」

今日关键词:急救知识纳入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