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录取中考-陈锦花:“我们就了解就是深圳现有120块的高中用地-平果新闻

  • 时间:

乐嘉送女儿上少林

根據中國之聲記者統計,目前深圳共有公辦普通高中52所,民辦普通高中30所。然而,對於民辦高中資源的補充,並不是所有家長都有能力「買單」。記者查詢了大部分民辦普通高中招生信息,其中最低者每學期學費1.08萬元,最高者每學期10萬元,而就讀於普通公辦高中僅需花費學雜費1000多元。不僅如此,由於民辦高中實行市場調節價,就讀期間學費上漲並不鮮見。家住光明區的陳女士上寒假時就接到過兒子就讀的民辦普高的漲價通知,從12000直接漲到了16000多。「一下漲了4300。但是我們現在是高中是不是,我們要高考了是不是?就不在這個學校讀,你去哪裡讀?這樣就不地道了是不是,你不得不在這兒讀,不得不接受啊。」

陳錦花:「我們就了解就是深圳現有120塊的高中用地,但是56塊地是沒辦法落實的,完全沒辦法落實,就是一它只能建一半,而且是一半都還沒建完,教育局跟我說我無能為力,我做不來,我們就了解就是十二五期間都還沒落完整。」

對於學生家長和人大代表的多方反饋,深圳市教育局日前坦言,普通公辦高中學位確實不足,計劃至2022年,新改擴建公辦普通高中18所,新增公辦普通高中學位3.41萬個,將保障深圳市高中學位總供給與符合就讀條件考生需求基本平衡。另外,深圳已啟動《深圳市高中布局專項規劃》的編製,並完成前期調研工作,預計今年年底前完成,《專項規劃》將結合深圳高中學位需求情況和未來發展趨勢,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拓展資源,在規劃層面儘力加大高中的數量和規模,並在空間上合理布局。

據中國之聲報道,近日,隨着深圳市公布中考錄取分數劃線結果,很多市民對深圳市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再次走低的現象表示了焦慮。有當地媒體報道,深圳市今年共有8.5萬人參加中考;但與此同時,全市公辦普通高中僅提供3.5萬余個學位,也就是說,至少從紙面上計算,每5個來深圳考試的初中生里,只有2個能上公辦普高。一時間,「在深圳考高中難過考大學」的質疑再起。

陳錦花:「對,沒落完。所以我們什麼我們這些地市沒辦法落地,其實這些問題癥結也不在教育局那裡,一個是當時規劃的地被挪用的情況也是有的,另外是地上已經有建築物了,拆遷很困難。」

城市競爭力越來越大除了認為已規劃的土地落實情況不理想,陳錦花也表示,近年來深圳加大人才引進力度,降低落戶門檻,給城市發展帶來人才競爭力的同時,沒有及時前瞻性的調整配套規劃,也讓原本家底不寬裕的教育資源更加捉襟見肘:「他當年就沒想到戶口放開了之後來了這麼多的人才,這些孩子他轉移到像深圳這樣的城市來,就是導致了他們的學生會不斷的增加井噴式的。」

深圳高中用地,將近一半無法落實的

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深圳取得的巨大經濟發展舉世矚目。但與此同時,教育等基礎資源的相對薄弱也屢受關注。深圳的教育資源欠賬是否真如輿論擔憂的那麼多?其中問題的癥結又在哪裡?

「怎麼樣去提高中職的吸引力,這幾年中職其實它也在改變它的辦學模式,那麼建議就是應該調整發展中等職業教育的戰略,應該在高中階段現在建綜合高中,作為綜合高中就是不再普職分離變成普職融合,那學生進學校之後他既學學術性課程,又學技術性課程,這其實也是美國和加拿大的做法,學生讀了高中之後,然後他再去根據自己的情況去選擇普通院校或者是進職業院校。現在由於中職接受度不高,因此全國各個地方很多的家長都會拿普高的錄取率說事兒。」

深圳「考高中難過考大學」背後:十二五規劃的高中學校用地多塊仍未落

8.5萬考生,不到4萬公辦普高學位,巨大的數字差距刺痛深圳中考考生及家長的心,也讓深圳市人大代表陳錦花憂心忡忡。早在今年深圳兩會期間,崔學鴻、陳錦花等至少23名深圳市人大代表聯名提交了《關於加快高中學位建設的建議》《關於加大推進高中學校用地規劃、增加高中學位的建議》,集體呼籲政府增加高中學位供給。根據公開信息顯示,深圳目前已有120宗法定高中用地,但陳錦花表示,根據深圳市教育局的答覆,不少「十二五」期間規劃的用地都尚未落實。因此,她對於教育部門的回復已經直接表示了「不滿意」。

而對於職業教育,更多的是學生和家長心裏不願「買賬」。按照規劃,高中階段教育應做到普同高中和職業教育的比例為1:1,在深圳市教育局的一份書面回應中,記者看到深圳市今年符合參加劃線錄取的考生人數為7.83萬人,而包括公辦普高、民辦普高、中職等全部錄取方式的招生計劃人數為7.84萬人,普職比例約6:4,符合規劃要求,且理論上的確每個孩子都可以擁有一張課桌。但陳錦花也表示:「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有很多政府部門跟我說,要學德國,要增加職業教育。但現在問題現實是拿個職高找不到工作,還是要走高考。」

社會上現在對於職業教育接受度不高

地價高企、權屬複雜、拆遷耗時、土地整備困難……這是每一個城市更新過程中都會碰到的難題。對於客觀困難,陳錦花可以理解,但不能完全接受。因為在她看來,將有限的土地空間和工作發力點留給哪些事業,不僅是在考驗能力,更是在考驗決心:「我們最低的建設標準是50畝的地,我們現在5000畝500畝的大學的用地,我們深圳可以解決的,我們叫各區的政府儲備產業用地,說拆就拆,說儲備就儲備,但是我們50畝的高中用地,他就跟我說我沒辦法落地,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決心的問題!」

數據顯示,與北京、上海等城市中考報名人數出現下降相比,深圳的中考報名人數的確出現了增高。2019年較2018年報考人數增幅超過1萬人,但公辦普高學位供給與去年卻基本持平,因此與陳錦花代表持同樣觀點的家長不在少數。在不少深圳本地論壇的教育板塊,「深圳考高中難過考大學」的帖子後面留言者眾多。但這樣的情況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看來,用「公辦普高學位少」證明「中考難」,是在以偏概全。其一,中考報考人數中不是全部參与劃線錄取,不能簡單的看報考了多少人;其二,公辦教育之外,民辦普高也是高中教育資源重要的組成部分:「必須理性的看到這個數據,民辦也是高中教育的一部分,民辦和公辦去年加起來深圳就招48000,而今年實際上我們就按48000計算的話,真正的普高錄取率實際上是超過60%,不是說家長所說的只有40%多。這個基礎之上我們再來分析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總體看來,從保障大家的平均受教育權利來講,真正它應該進一步加大公辦學位數的供給,但是並不是說由此我民辦我不辦了。不要一味迎合家長,這樣的話是不是我們所有民辦不辦了?」

記者:「就是說在十二五期間規劃的地還沒落實嗎?現在我們都已經是十三五規劃都已經到了第三年了。」

熊丙奇表示,問題的根本就出現在對於職業教育接受度不高。

今日关键词:蜡笔小新导演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