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业务学生-大学生创业团队合伙人大多是同学、朋友-那曲新闻网

  • 时间:

司机3年29次违章

「志同道合」也是郭廣欣尋找合伙人的標準。「三個學建築的夥伴」性格上合得來,都明白合伙人的重要性,郭廣欣記得有位合伙人曾說過:「如果一個人開個小公司,那拿100%股權也沒太大意義,但如果合伙人一起齊心協力把公司做大做強,我即便佔有少量股份,也夠多了。」

在股份問題上,郭廣欣佔有公司最大股份,其他兩人毫無異議。「一個人再厲害,畢竟能力是有限的,大家一起發力就可以把公司推到更高的級別。」郭廣欣說。

記者採訪多位創業導師時,他們都近乎一致地認為,「創業大學生畢業散夥的現象極為普遍。這些誕生於象牙塔里的學生創業團隊,在『大魚吃小魚』的市場競爭中難以紮根成長,歷經掙扎,畢業季反倒成為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他舉了個例子,如在有的高校創新創業團隊中,有人是學商業管理的,對財務比較敏感;有的是機電學院的學生,對技術比較精通;還有的來自管理學院、人文學院等,要讓每一個學生的專業能力在創新創業中得到充分發揮。只有每名大學生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處是什麼,在一個團隊中所有的短處才有可能變成長處。

3年後,一則谷歌高價收購某智能家居公司的消息讓他們深受啟發,「這不正是我們的研究領域嗎?」經過多次商議論證,4人決定針對老年群體打造一款智能家居系統,並成立武漢博虎科技有限公司。

「立足專業領域,各司其職」

在華中師範大學2012級動漫專業的黃子豪看來,「團隊要走得遠,不僅要立足於專業,更要注意瞄準市場」。上大四時,他組建動畫製作團隊,之後成立木子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因動畫製作成本高,學校師生很難消費得起,但起初紮根學校,一旦脫離這個群體便難以生存。「有老師找我們做動畫時,我們乾脆不收錢」。

他介紹,曾有一個3人的創業裝修團隊,在公司拿到80萬元的單子后,一個負責現場施工的合伙人提出分錢,拿走了20萬元現金,保留了部分股份分紅,離開了公司。

「做社團和創業有很多相通的地方。」范小虎把自己的創業淵源追溯到了讀本科時創建學生社團的經歷。

創業熱潮在校園涌動,創業追夢背後更需冷靜思考:中國大學生合伙人如何實現從校園到社會的「生死跨越」,從而在社會上站穩腳跟?

經過3年的發展,博虎科技逐步確定以年輕人、大型醫院、養老院企業為目標客戶群體,年收入突破百萬元。范小虎也被評為「2017年武漢創業十佳大學生」,入選「3551光穀人才計劃」。

他算了筆賬:每天早上出門前和女朋友說不了1個小時的話,晚上9點多下班后又不到兩個小時,中間有8個多小時要和合伙人待在一起。

市場調研顯示,大多數畫師喜歡畫人物,但實際上人物崗位是飽和的,真正的市場缺口是場景製作,「我們主打技術過硬的美術外包」,這正是木子嵐團隊的強項。

2018年11月,公司新場地裝修完成,團隊也獲得了全國創業大賽銀獎,公司則被評為武漢2018年度科技「小巨人」企業。

大學校園走出「中國合伙人」道路牽動各方目光

「博虎」是公司兩位主創——謝屈波和范小虎名字的組合。主創團隊4個人各有所長。謝屈波曾將一個創業公司做到了上市;另外兩人在國外讀博士后,掌握着行業領域前沿動態;而范小虎自稱為「劉備」,能將一幫「大將」聚在一起戰鬥。

「找創業合伙人比找對象都重要。」 他笑道。

武漢科技大學2011級建築學專業的郭廣欣在選擇創業項目時,同樣考慮到了專業匹配的問題。

這一點,與郭廣欣不謀而合。

成立公司前,郭廣欣對如何分配股權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他查閱了大量相關資料,諮詢了同校獲得千萬元融資的創業學長,最終將股份分為1∶2∶7。

公司剛成立不久,郭廣欣想招人擴充業務,但其他兩位股東覺得業務還不成熟,可以節省新員工的費用,讓每個人多承擔部分工作。郭廣欣把股東聚在一起,給大家算了筆賬,「一個中級業務員8個小時工作可以帶來2000元,一旦我們增加了他的工作量,既要做業務,又要負責低級推廣,業務收益為1000元,而低級推廣只能帶來100元收益,那為什麼不花500元再雇一個人呢?」用理論和模型數據分析,郭廣欣最終拍板為公司招聘了7人。

丁玉斌認為,關鍵在於主創大學生的管理智慧。這要求大學生管理者既要具備較強的領導能力,還要有團隊建設能力。掌舵人需具備的業務能力、財務能力以及社交能力是書本上學不到的,需要創業大學生擁有足夠的信心,社會也有足夠的寬容,讓大學生創業者在試錯中摸索與學習,與團隊合伙人共同成長。

為了規避利益糾紛,黃子豪創業至今一直是個人獨資,「我一個人攤風險,賺了錢是公司的,虧錢了我照樣給大家發工資」。他認為,在巨大的社會壓力面前,創業之初的熱情是極容易消散的,因此沒有把股份搞得太複雜。

木子嵐以動漫美術為主營業務,參与多個動漫遊戲項目藝術製作。在中國最大的動漫類美術外包平台「米花師」上,木子嵐已經做到全國第二。

一次事件讓范小虎第一次體會到合伙人的重要性。在跆拳道比賽前一天,黑帶二段的他不慎腿骨骨折,無法參加比賽。禍不單行,因在醫院休養,無法按時與贊助商家簽約,一項社團贊助費也泡了湯。

創業團隊如何逃脫「畢業即散夥」魔咒

選擇創業合伙人時,他邀請了相熟的同學,4個人的專業能力、為人處事都互相了解。他認為,「找到逆境時出現的朋友」才是創業合伙人的最佳選擇。

2011年,范小虎考入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學院,結識了謝屈波等3位年齡相仿、志趣相投的博士生同學,上課之餘,大家一起吃飯、唱歌、聊技術、聊人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創業比辦跆拳道社團更加複雜,未來可能遇到的意外也會更多。」范小虎記得,有一次,在簽融資合同的前一天,對方公司破產,投資項目瞬間泡湯;年前公司賬面上一分錢也沒有,幾個合伙人從家裡拿錢,才勉強發了員工工資。

武漢理工大學創業學院院長趙北平建議,大學生創業要事前定好遊戲規則。在股權、表決權設計上制定相應的規章制度,確定核心人物,把握企業管理的規律,形成較成熟的企業架構,從而維繫創業團隊的運轉。

范小虎認為,項目能穩定地運行下去,主要原因在於他們立足專業領域,各司其職,做團隊每個人最擅長的事情。「這個行業的水有多深,我們4個人都已經摸透了」。

他知道大學生創業公司起步常遇到的問題是:一味地講哥們義氣,合伙人之間平分股權,缺乏主要決策人,到公司發展後期因意見不合而一拍兩散的事情非常普遍。郭廣欣認為,在決策中有一個能拍板的人至關重要。

劉振興 楊潔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雷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臨近畢業時,創始人接到了一家世界百強企業的年薪60萬元的邀請,決定離開公司。主心骨一走,公司不到一個月就解散了。隔壁辦公室到現在還堆着他們未拿走的雜物。

權責明確規避糾紛范小虎在合伙人的股權分配上有自己的一套辦法:「首先合伙人之間的權責利益一定要明確,白紙黑字紅章都要有,並且有動態適應調節機制。」例如,4位股東雖然股權平分,但都有相應的銷售任務,完成每單業務都可以單獨拿提成,遵循多勞多得的原則。「合伙人之間的利益,只要股份、利潤分得合情合理,大家一起合作都會愉快」。

華中師範大學創業導師丁玉斌發現,大學生創業團隊合伙人大多是同學、朋友,這些原本很親密的關係有的後來反而成為矛盾的導火線。在項目發展階段,有些人能不要酬勞地一起奮鬥,但有了一定成績后卻散夥了。

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博士生范小虎花了3年時間,終於啃下了武漢智能家居行業的「硬骨頭」。

「找合伙人比找對象更重要」

2015年,郭廣欣組建了3人團隊,成立武漢眾果科技有限公司。他負責軟件開發與設計,另外兩人一人擅長運營,一人主管銷售。

這一技術改進極大地「解決了行業痛點」。原本需要遙控器控制拍攝,非常影響照片美觀性,如今雙手從遙控器中解放出來。「憑藉專業能力,我們要在同行中做最有技術優勢的。」郭廣欣說。

他們的創業項目是自助式攝影室。上大四時,郭廣欣結合自身的專業背景,開發出單反相機聲控拍照感應模塊設備,只需擺好姿勢,喊出命令,顯示屏便出現對應的照片。

武漢一高校大學生創業者李軍(化名)曾在身邊看到過「畢業即散夥」的例子:在公司隔壁,一位同城「985」高校學生創業者帶着團隊打拚了3年,從創業孵化器搬到了光谷大廈,公司已有了10餘名員工。

那麼在團隊作戰中,如何增強大學生創業合伙人的凝聚力?

「有時候一個人單打獨鬥未必就好,有一群跟你一起打拚的夥伴,在遇到困難時才不會孤立無援。」范小虎一開始就明白得找個靠譜的夥伴一起創業。

「很多大學生創業團隊沒能在一個細分領域中提高市場競爭力。」黃子豪說,「就我們公司而言,外面很多做動畫的公司綜合實力很強,但在場景製作這個細分領域我們可能比他們強。這就是我們的創業公司的立足點。」

「大學期間的這些小跟頭還是要扛得起的。」他決定在骨折37天後的學校迎新活動中登台表演,腿上纏着繃帶,朋友幫忙攙扶着去表演現場。在台上,合作的夥伴悄悄地扶住他,演出取得了意外的成功。

在大陸、台灣兩岸高校創新創業論壇中,台灣中華大學創新育成中心資深經理許文川曾說,「鼓勵大學生創新創業並不是鼓勵大學生一個人創業。如果大學生一個人創新創業非常辛苦,那麼要鼓勵團隊創業,尤其是鼓勵學生跨系部、跨學院組建團隊,提高創新創業資源互補性與抗挫折能力。」

大二那年,自幼愛好跆拳道的范小虎創辦了山東大學跆拳道協會,發展到7個學校,從社團管理、業務拓展、校外參賽,范小虎覺得「就像拓展分公司一樣」。他曾帶領這個新生社團在全校400多個學生社團中脫穎而出,獲得十佳社團稱號。

今日关键词:大族激光回怼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