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医疗记录-也不能证明麻姓医生是张女士手术的主刀医生-迁安新闻

  • 时间:

特朗普下令降半旗

拆線后因感覺恢復得不好,張女士多次給對方發微信詢問原因,對方回復稱「醫院是你自己選擇的。現在鼓勵多點執業,如果有證據,歡迎去告。」隨後,張女士向上海市衛健委等部門舉報了此事。

王先生表示,此前醫院方面接到過關於麻姓醫生接診時服務態度差的問題,但未有「誘導患者到私立醫院手術」等類似投訴。據其了解,今年7月份前後,麻姓醫生就沒有來醫院上班,亦未向院方說明原因。

就診當日16時許,張女士添加備註名為「麻**整形」的微信號。

因工作需要有時會離開上海,張女士就診結束后,通過微信與對方先後就手術時間、術前準備、檢查報告等問題多次溝通,並確認。

據介紹,由於張女士提供的證據鏈不完整,尚不能證明微信聊天記錄中與張女士對話的人是麻姓醫生,也不能證明麻姓醫生是張女士手術的主刀醫生。「當天的手術記錄上沒有麻姓醫生的簽字。張女士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只起一個參考作用。」

張女士手持在清沁醫療美容門診部的就診記錄。

張女士表示,2018年7月22日,自己因身體不適到上海一公立醫院私密整形科挂號就診。一麻姓主治醫師接診后,初步診斷需進行私密部位縮小手術。「當時她主動提出了加微信,說這樣更方便溝通。」隨後,張女士添加了對方的微信,備註信息為「麻**整形」。

上海衛生部門:當事人的證據鏈不完整,正調查

對於張女士舉報麻姓醫生在未備案的情況下多點執業一事,王先生稱,目前院方正在等待衛生部門調查結果。「我們會在調查結果出來后,根據相關規定對麻姓醫生作出處理。」

新京報記者隨後向上海清沁醫療美容門診部求證,前台工作人員稱機構內並無姓麻醫生,也無外院醫生在該機構門診部做過手術。8月12日,新京報記者以記者身份撥通對方電話,工作人員稱「負責人不在,不方便回答」。

8月12日,浦東新區衛生監督所第五執法中隊一唐姓負責人回復新京報記者稱,在接到張女士舉報后,工作人員曾到上海清沁醫療美容門診部調查取證,該機構負責人表示,張女士確實在此做過手術,但主刀醫生並非麻姓醫生。隨後相關部門通過該機構聯繫到麻姓醫生,對方否認曾在該機構做過手術。「她說醫院很多退休的同事都在這裏工作,那天她只是去看望朋友。」

上述負責人表示,涉事上海清沁醫療美容門診部存有張女士就診當天的監控記錄。至於監控中是否有麻姓醫生走進手術室的畫面,對方未正面作答。並稱,目前事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今年4月29日下午,張女士發微信問詢第二天可否手術。隨後,對方發來一張名片,顯示有上海清沁醫療美容門診部的電話及地址,並稱手術安排在4月30日上午九點。張女士問及是否由對方親自做(手術)時,對方回復「那當然」「一般對手術環境要求高一點的,我就建議去那邊」「公立教學醫院,門診私密性比較差」。並表示手術需一個小時左右,「手術費8000(元),其他費用、進口線、拆線費等應該幾百元。」

本文来源:新京报

張女士說,麻醫生是公立醫院的主治醫師,得知由她主刀后比較放心。4月30日,她在上海清沁醫療美容門診部接受手術,局部麻醉,手術全程由麻姓醫生操作。張女士提供的微信記錄顯示,當晚她發微信問「今天手術過程中身體是不是有亂動?」對方回復,「沒有啊,挺好的。」並多次指導張女士術后如何恢復。

據了解,醫生多點執業需向主要執業醫療機構提出申請,並在執業地衛生部門進行備案。當事公立醫院來訪接待辦工作人員王先生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麻姓醫生系該院的主治醫師,已在該院從醫多年,但未向院方提出過「多點執業」的申請。

新京報訊 市民張女士向新京報記者反映,其在上海一公立醫院整復外科挂號就診。后在該院一名麻姓醫生的「誘導」下,於一家民營機構進行了手術,且術后恢復效果不理想。當事醫院稱,涉事醫生未向該院提出過「多點執業」申請,已多日未正常上班。8月12日,上海市浦東新區衛健委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目前已介入調查此事。

王先生介紹,此前曾接到張女士反映並接待過她。目前院方僅能查到張女士在2018年7月的一次就診記錄。「因為微信號屬於個人隱私,和張女士溝通的微信號是否屬於麻姓醫生的,我們無權核實。」

涉事醫生多日未正常上班,院方稱正等待相關部門調查

女子稱術前醫生以私密性為由,建議去民營機構手術

今日关键词:共青团批评薛之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