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的妻子说:感觉身体不舒服:“看病那几天她几乎都没休息-游戏模拟器下载-吉林市江城新闻
点击关闭

锡林郭勒盟-王思的妻子说:感觉身体不舒服:“看病那几天她几乎都没休息-吉林市江城新闻

  • 时间:

连续加班崩溃大哭

鼠疫是人畜共患病,王月丹認為,如果疾控部門和基層醫療機構之間關於鼠疫疫情的溝通更順暢,可能會讓接診的醫護人員更早確診鼠疫:「可實際的情況是,11月3日送到北京之前,當地的醫院並未彙報當地鼠疫的情況,也未彙報過兩名病例是疑似鼠疫的高熱病人,導致轉院后沒有及時就鼠疫進行檢測,延誤了明確診斷的時間。」

「拍了片子后,醫生初步診斷說是大葉性肺炎。」李實說。大葉性肺炎的臨床癥狀有寒戰、高熱、咳嗽、胸痛、咳鐵鏽色痰等,與王思的癥狀十分相似。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相關材料顯示,病例居住地為鼠疫自然疫源地,2019年8月14日、17日、20日和25日,病例居住地所在鎮在動物檢測中陸續檢出鼠疫菌12株。」

11月15日,北京市衛生健康委通報稱,兩名確診患者,一名病情穩定,另一名經專家會診,病情仍然危重,略有好轉。

住在王思家附近5公里左右的多位牧民稱,接到大隊書記的通知,要求他們近期盡量少走動、不外出。但一名巴彥淖爾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否認此事,他稱除王思家及周圍,並未對附近其他牧民家及牧場有過封鎖或下過禁行通知。

11月3日,王思夫婦從錫林郭勒搭乘救護車轉院到北京朝陽醫院,兒子、女兒隨行。

王柳記得,接診的醫生問王思最近是否有飲酒,王思說,五六天前喝過酒。之後兩天感覺有點胸悶、喘不上氣,就吃了感冒藥,後來又因為咳嗽不停,在一個小時以內吃了16片甘草片。王柳最初推測,堂弟這突如其來的病,可能是吃錯了葯吃壞了。

幾乎人人都要和老鼠打交道。為避免飼養的牲畜誤食老鼠藥死亡,牧民們防鼠都靠貓和粘鼠板。如果在草原上看見了死老鼠,很少有牧民會去主動動它,粘了老鼠后廢棄的粘鼠板,則會被牧民扔進鎮上垃圾桶,或和牧場的垃圾堆一起焚燒。

2019年5月2日,蘇尼特左旗委宣傳部微信公號「蘇尼特左旗微平台」發文表示,該鎮今年發生過鼠害。但沒有人把它和疾病聯繫起來,直到11月12日。

衛生院是一個寬敞的平房大院,藍屋頂白牆。11月14日,衛生院周圍都被警戒線圍了起來,門上張貼出「就醫請去其他醫院」的通知。警察在附近值守,禁止牧民進入。

接診的醫生安排王思住院,並讓他拍了CT。與王思住在同一層病房的患者李盛說,26日整個晚上他都不斷聽到王思嘔吐的聲音。李盛的妻子還去看了王思,病房裡只住着他一個病人,他的妻子陪伴在旁邊,不斷接王思的嘔吐物,護士正在給他打針。

「這不是普通發燒」被診斷為鼠疫患者的王思夫婦住在「沙窩子」深處。這裏植被稀疏,每年都要靠直升機播撒草籽維持生態。

王思的二姐夫李實也在得知消息后聞訊趕來照顧。

王月丹分析,鼠疫自然疫源地的鼠群密度越大,發生鼠疫的風險越高,近年來鼠間疫情活躍,和氣候變暖、生態環境改善,更適合鼠類和跳蚤的繁殖有一定關係。

因為聽說唾沫會傳染鼠疫,如果有來自事發嘎查周邊的牧民來買東西,張英會下意識地和他們拉遠距離。

5月2日,「蘇尼特左旗微平台」發文:「旗農牧和科技局積極組織技術人員,深入鼠害常發區進行實地調查,對草原鼠害防治工作進行了詳細部署,全面啟動了鼠害防治工作……做好宣傳培訓工作,共與各嘎查牧民簽訂《使用滅鼠藥物的注意事項書》。共發放各類蒙、漢文鼠害防治技術操作規程500餘份。」

今年老鼠格外多,這是鎮上百姓的共識。

王思家附近的多個鄰居稱,11月13日,有疾控部門的人到王思家裡消毒。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張現場圖片顯示,兩名身穿防護服、戴着護鏡、口罩的工作人員正在一間老舊的房屋裡消毒。

5月2日,「蘇尼特左旗微平台」發佈的文章顯示,今年全旗草原鼠害發生面積達90萬畝,其中嚴重發生面積為52萬畝。最高密度434洞口/0.25公頃,平均密度263有效洞口/0.25公頃。巴彥淖爾鎮有3個嘎查屬於鼠災主要發生區。

同日下午,錫林郭勒盟衛健委、北京市朝陽區衛健委聯合發佈消息稱,北京朝陽醫院確診了兩例自內蒙古來京就診的肺鼠疫病例。

「一晚上能粘八九個小耗子」兩人患鼠疫的直接原因尚不可知。事情發生后,巴彥淖爾鎮上流傳各種說法,有人說他們夫婦二人吃了死牲畜的肉,還有人說他們喜歡吃野味、家裡掛滿了獾子的皮。王柳否認了這些流言:「牧民們好肉都吃不完呢,誰吃那些。」

11月14日,巴彥淖爾鎮上有牧民戴起了口罩。

11月17日,內蒙古衛健委宣布,一名食用過野兔的55歲男子被確診為腺鼠疫,未發現他與前2例病例之間有流行病學關聯。密切接觸者28名,已就地隔離醫學觀察,目前無發熱等異常表現。

「繼續隔離觀察」10月28日至30日,李實一直在醫院里幫忙照顧王思,排隊檢查、遞單子、交錢等,期間王思的妻子一切正常。

蘇尼特左旗對鼠害並非沒有準備。蘇尼特左旗委宣傳部發佈的信息顯示,2019年3月,蘇尼特左旗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組成鼠防專業工作組,在邊境沿線進行了鼠防踏查,並向牧民宣講了鼠疫的預防和防治知識。巴彥淖爾鎮位於蘇尼特左旗的最南邊,距離邊境很遠。

巴彥淖爾鎮政府的工作人員稱,事發后,多個部門的工作人員都參与到滅鼠工作中。

北京朝陽醫院急診外部圖。與此同時,李實在蘇尼特左旗醫院里輸了6天液,之後檢查血常規基本正常,李實還不放心,又在藥店購買了一些抗病毒口服液和板藍根,拿回家喝了幾天。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相關材料所描述的這兩名病例,與王思夫婦的情況吻合。相關材料顯示,兩名鼠疫病例系夫妻,分別於10月25日和31日病發,在當地治療效果不佳的情況下,11月3日由救護車轉至北京朝陽醫院急診搶救室,分別於4日和5日轉入朝陽醫院呼吸ICU,後轉入地壇醫院進行隔離治療。

11月12日上午,李實來到錫林郭勒盟醫院,打算再拍個片子。正在排隊挂號時,他接到了疾控部門的電話,問清楚他所處的位置后,有人直接到現場將他帶至傳染科隔離。其間他被要求測體溫,抽血化驗並做了CT檢查:「CT結果出來后,大夫說我肺部的炎症也沒了,讓我繼續隔離觀察。」當日,他第一次聽到了鼠疫這個詞。

10月26日下午,王思的妻子登門拜訪包傑,說要去旗醫院看病,一時回不來,托他幫忙照顧自己家的牲口。包傑應了下來,把這些內容記在了自家牆上掛着的日曆上。

11月2日,王柳接到了衛生院當初接診的醫生的電話,詢問了王思夫婦的情況,並讓他去醫院查了體溫。檢查后,他的體溫正常。

張英守在蘇尼特左旗巴彥淖爾鎮上的小賣鋪里,打量着每一個進店買東西的人。

當地「近年動物間鼠疫流行頻繁」在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的政府官網上,很容易能看到宣傳、預防鼠疫的信息。

這一天,北京市朝陽區政府官網發佈消息,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兩名鼠疫患者在北京獲妥善救治。很快,鎮上的人們都知道了,鼠疫患者就是住在鎮子西邊約15公里的王思夫婦。

李實說,從蘇尼特左旗轉院至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錫林郭勒分院時,王思仍不時嘔吐。隨行的護士戴了口罩,但他和王思的妻子都沒有任何的防護措施,到了醫院,王思被送到了重症監護室。

本文来源:新京报

11月14日,德力格爾衛生院外拉起警戒線,禁止進入。

10月28日,王思又在醫院拍了CT,顯示病情再次惡化:「醫生說可能是流感病毒肺炎,一旦控制不住,發展很迅速。他的情況就很不樂觀。」

大街上一下子沒了人,附近兩個牲畜交易場所也關停。鎮上多了些開着公務車戴着口罩的陌生面孔,張英抱怨着,街上和生意都過於冷清。

這對於巴彥淖爾鎮上的牧民是最大的好消息。這一周多來,他們盡量減少了外出。

衛生院沒有給王思用任何葯。王柳回憶,醫生當時說:「這不是普通的發燒。趕快去旗醫院吧,咱們這兒治不了。」

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張知彬帶領的團隊等對相關鼠疫流行進行研究,研究成果於2019年5月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這項研究分析了人口密度、溫度、降水、植被等環境因子對鼠疫傳播速度的影響。論文中提到,鼠疫在人口密度低、牧場或林地比例高的地區傳播較快。氣候變暖可能會加快鼠疫傳播。由於氣候變暖會增加北半球的降水,可能會增加這些地區鼠疫傳播的風險。

11月13日,蘇尼特左旗醫院門外豎起發熱門診相關指示牌。

鄰居證實,那一座已經建成幾十年的低矮土坯房,正是王思一家日常居住的房子。雖然近年來在政府部門針對全體牧民的惠民工程中,他家蓋了新房,但截至事發還未入住。

從王思家到鎮里,徒步需要四個多小時,近些年為了方便出行,他買了一輛越野車。

兩名身穿防護服、戴着護鏡、口罩的工作人員正在王思家的房屋消毒。  受訪者供圖

猜到可能是某種傳染病,李實隱約覺得自己的左胸也有些疼,放心不下,11月2日他去蘇尼特左旗醫院拍了CT,檢查結果顯示他的左胸有些陰影。

蘇尼特左旗醫院的一名醫生證實,王思曾在10月26日到該院就診,之後轉至錫林郭勒。蘇尼特左旗醫院的另一名醫生表示,曾接觸過王思的醫生和患者均未發現異常。

去王思家的路上,不時可見大大小小的老鼠洞。在較密集的路段,幾乎每走一米,都能看到一個新的老鼠洞。在一些大的沙地植株下,四面加起來有不下十個老鼠洞。行走在沙地中間,也不時能看見有野兔和老鼠跑過。

據內蒙古日報報道,疫情發生后,錫林郭勒盟各級衛健部門和疾控、醫療機構迅速進入實戰狀態,全力以赴開展相關應急工作。當地已緊急啟動《錫林郭勒盟鼠疫控制應急預案》,建立三級疫情應急反應機制,制定鼠疫防控工作方案,進一步加強統籌協調、應急調度和綜合保障。

當地人把蘇尼特左旗醫院稱為「大醫院」,在醫院的介紹中,這是全旗唯一集醫療救護、預防保健、教學科研、孕產婦急救、突發衛生公共事件處理為一體的二級乙等綜合醫院。

安頓了王思后,李實和王思的妻子在醫院附近找了一個賓館,草草休息。無意中,王思的妻子把接嘔吐物的痰盂一併帶到了賓館,兩天後被發現扔掉。

上述材料證實此事,並提及「內蒙古密切接觸者中,其姐夫10月28日至31日在醫院陪護,11月2日流調時主訴左胸有些遊走樣疼痛,拍CT顯示左胸又輕微可忽略不計樣小片陰影,測量體溫36.8℃,淋巴結未見腫大,身體未見其他異常,採集咽拭子樣本送錫盟疾控進行化驗」,與李實的經歷吻合。

上述文章亦表示,鼠疫防控主要遵從「三不三報」制度,即不私自捕獵老鼠等動物,不剝食老鼠等動物,不私自攜帶老鼠等動物及其產品出疫區;報告病死鼠(獺),報告疑似鼠疫病人,報告不明原因的高熱病人和急死病人。

李實說,在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治療效果不佳后,王思夫婦又轉院至錫林郭勒盟醫院傳染科就診。錫林郭勒盟醫院是一所三級乙等綜合醫院。

王思的堂兄王柳回憶,2019年8月,他在巴彥淖爾鎮北約33公里的白日烏拉蘇木附近牧場上看到,幾十個身着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帶着專業設備,正在對草原上的死老鼠進行化驗:「當時還囑咐牧民,不能打耗子、不能吃兔子。」

李實說,10月26日在蘇尼特左旗住了一晚,護士給王思打了退燒針、輸了消炎藥,但王思仍不見任何好轉,原本打算轉院去呼和浩特,但蘇尼特左旗的救護車只能送到錫林浩特。於是,10月27日早上,家屬決定轉至錫林郭勒治療。

王思被確診為鼠疫的兩天後,蘇尼特左旗醫院門口臨時立上紅色牌子,提醒發熱門診在醫院東側,一棟獨棟小樓,小樓內有兩名醫護人員穿着防護服、戴着口罩。對進入醫院的每名患者和醫護人員,護士都會使用體溫計測量,沒有發燒癥狀才會放行。

2015年,內蒙古衛健委官網曾發文表示,鼠間鼠疫並不等同於人間鼠疫:在嚙齒類動物間傳播的鼠疫一般稱之為鼠間鼠疫。由於鼠疫桿菌可以在自然界中存活下來,所以只要疫源地、易感動物存在,動物間鼠疫就時有發生。偶有通過鼠體跳蚤叮咬或剝食感染鼠疫菌的老鼠或其他動物等方式將鼠疫菌傳播給人類,一般稱之為人間鼠疫。

2019年4月,內蒙古衛健委副主任伏瑞峰到錫林郭勒盟調研過鼠疫防治工作。4月27日,內蒙古衛健委官網披露,調研組實地查看了防治機構基本情況、疫情監測、宣傳教育等工作進展。

沙地里隨處可見的老鼠洞。鎮上的人們感知到老鼠成群則更晚一些。從夏天開始,經常有老鼠跑到院子里,李盛和鄰居買粘鼠板放在牆角,最多的時候,「一晚上能粘八九個小耗子」。

衛生院到旗醫院原本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一行人走了將近5個小時。王柳說,走一會兒,王思就說難受,要下車吐一會兒,他看見王思吐出來的液體中有血絲。

王柳無法得知王思夫妻的情況,只能一直刷新聞,看最新消息。

上述材料顯示,王思和妻子曾自行進行過滅鼠,是否直接接觸鼠類屍體不詳,發病前未接觸過類似發熱病人。

「土坯房最容易招耗子。」還住在土坯房內的包傑說。2019年3月開始,他就看到附近的沙地里出現了不少老鼠,有黃色的,有灰色的。

王思家附近的沙地里,老鼠洞隨處可見。

10月31日,王思的女兒和其他親屬過來,李實因家裡有事打算回到蘇尼特左旗。31日上午,王思的妻子說感覺身體不舒服:「看病那幾天她幾乎都沒休息,我以為她是太累了,感冒了。」但剛回到蘇尼特左旗,李實就得知王思的妻子也出現了出汗、咳血、發燒的癥狀。

錫林郭勒盟地方疾病防治中心的張思遠曾在2019年6月在《中國地方病防治雜誌》上發文:「近年來錫盟三型鼠疫(腺鼠疫、肺鼠疫、敗血症)疫源地動物間鼠疫流行頻繁。」該文還表示,全盟設鼠疫監測點13個,其中國家級鼠疫監測點3個,錫林郭勒盟新中國成立后發生過4次人間鼠疫,最近一次發生在2004年。

王柳說,王思和妻子被轉入地壇醫院,與二人有過密切接觸的兒子、女兒也在地壇醫院被隔離,兩個孩子未出現高燒等癥狀。

「如果清晰地梳理流行病學特徵、結合病人的臨床、結合實驗室的診斷,鼠疫並不算一個很難診斷的疾病。」 北京大學基礎醫學院免疫學系教授王月丹說,就目前公開報道來看,接診醫生可能存在經驗不足或疏忽的情況,「但在這麼多個環節中,都存在經驗不足,疏忽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我個人認為一部分原因在與有關部門對鼠疫的關註上溝通不暢。」

巴彥淖爾鎮位於渾善達克沙地,轄區面積6069平方公里,鎮上人家不足百戶。平時,這個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小鎮上的小賣鋪,一年都賣不出200個粘鼠板,2019年8月到11月,賣出了400多個。

王思家在他患病後即被封禁。11月14日,他家門口被拉上警戒線。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在距離王思家約500米左右的位置,有公安民警和鎮政府工作人員值守,禁止人員接近。

王思家有上萬畝的沙地草場,養着一百多頭牛,二十多隻羊,二十多隻雞和七八隻貓、六隻鴨子。一年絕大多數時間里,一家人都呆在這裏。他們還在旗里、鎮上各有一處房產,生活在當地也算得上富足。

老鼠多了,這是牧民們2019年的共識,「比牛羊還多」。

但巴彥淖爾鎮多位牧民說,並沒有人給他們科普和宣傳過鼠疫的知識。鎮上多位老人說,上一次聽說鼠疫這個詞,還是上世紀70年代,當時附近也發生過一次鼠疫。「有個知識青年還是其他什麼人被隔離在大隊的房子里,不讓我們接近。」李盛的妻子說,後來大隊的人還組織家裡大人去打老鼠。

10月25日晚上,王思開始發燒,並感覺胸口有些疼,一晚上吐了好幾次。10月26日早晨,包傑駕車帶着王思到了德力格爾衛生院。王柳聽到消息后趕到了。

鎮上的小賣鋪往常一年200個粘鼠板都賣不出去,但2019年,從8月至11月,已經賣出了400多個粘鼠板。

42名密切接觸者無發熱等異常據內蒙古衛健委官方網站消息,11月18日,42名與在北京確診的2名肺鼠疫患者的錫林郭勒盟密切接觸者,醫學觀察期滿,無發熱等異常表現,解除醫學觀察。目前還有4名密切接觸者繼續醫學觀察,無發熱等異常表現。

「大葉性肺炎?」「流感病毒肺炎?」

官網顯示,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錫林郭勒分院是一所集醫療、科研、教學、預防、保健、康復、製劑為一體的大型綜合性國家三級甲等民族醫醫院

11月14日,警務人員和鎮政府工作人員值守在距離王思家附近約500米的山坡上。

巴彥淖爾鎮73.7%的土地均為沙區,公路難以到達的沙丘地帶被當地牧民稱為「沙窩子」。從衛星地圖上看,半固定的沙丘是一個個小圓圈,圍在王思家的周圍。王思最近的鄰居包傑,住在王思家東南方向2公里左右。如果沒什麼事,牧民們平日也很少走動。

10月28日晚上,王思住進了蘇尼特左旗醫院的住院部一層。

今日关键词:微信成诈骗工具